首页 > 领区印象
两个人的电影节
记一对痴心亚洲电影的法国夫妇
2020-05-21



    法国东部洛林地区维苏尔小镇,有一对热心宣传亚洲电影的夫妇:德乎阿纳先生和夫人。凭着对亚洲电影的热爱,他们在这个只有一个电影院、总共5个放映厅的小镇,已经连续举办了9年“亚洲电影节”。这还是法国最早的以亚洲影片为主体的电影节。其实,他们都是中学的老师,本职工作和电影完全无关。

    德乎阿纳夫人18岁时第一次踏上亚洲的土地,当时她背着包一个人去土耳其旅行,这是她与亚洲最初的渊源。一年以后,她又来到印度,从此热爱上了亚洲。夫妇俩人是1982年在泰国相识的,所以也可以说是亚洲促成了他们的姻缘。1995年,在电影诞生100周年的时候,他们决定在自己的家乡组织一个“亚洲电影节”——就这样,一直坚持到了今天。如今,“维苏尔亚洲电影节”是该城乃至该地区最大的社会活动,为提高城市声誉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由于经费有限,没有足够的资金请别人帮忙,夫妇俩人只能事必躬亲。为电影节服务的人当中,除了极个别人有薪水以外,大多数人都是为城市、为电影节尽义务。例如,夫妇俩把自己的汽车贡献出来,在电影节期间为有关人士服务,而开车的司机,就是他们的一个朋友。也是由于经费的原因,他们选片的方式只能是通过参加其他的电影节、或通过邮政联系,而不能去亚洲和亚洲电影人接触、实地选片,更不可能在当地找人代理。而且,该电影节选片的范围非常广泛,是真正的“整个亚洲”的电影节。他们的视野中,不仅有中国、日本和韩国、印度等亚洲电影大国的影片,也有哈萨克斯坦、尼泊尔、蒙古等国的影片;不仅有故事片(包括长片和短片),也有纪录片。可以想像,这对他们夫妇来说意味着多么大的工作量。近年来,随着电影节名气越来越大,组织者从赞助商和国家有关机构得到补助也稍微容易一些。但是,办这样一个持续一周、邀请数十名参赛者和评委的电影节,整个的预算无论如何也要10万欧元左右。资金压力还是非常大。德乎阿纳先生介绍说,国家有关机构的补助要占到整个预算的60-70%,门票收入可以达到15%,其他的就只有找赞助商了。

    亚洲国家的电影作品中,最早进入西方人视线的是日本电影。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电影逐渐引起了世界影坛的瞩目,台湾、香港的电影人也靠自己踏踏实实的努力,在国际上赢得了尊重。近年来,印度电影在继续以其数量(世界第一电影生产大国)称雄的同时,也开始注重在国际上的影响。韩国电影和伊朗电影则异军突起,甚得好评。德乎阿纳夫妇说,在政治的、经济的原因之外,亚洲电影中体现出来的亚洲人的情感特色是亚洲电影的魅力所在。

    在西方最著名的中国电影明星巩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亚洲电影、尤其是中国电影近十几年来在欧洲人心目中的地位的变迁,曾经感慨地说,最早来参加国外的电影节时,感觉我们很闭塞,和外国人共同的话题很有限,中国人不得不自己“扎堆儿”。现在不同了,西方对亚洲电影越来越重视,对中国电影更是刮目相看。中国的电影人在西方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与外国同行聚在一起,共同的话题也越来越多。为亚洲电影举办的专门电影节、亚洲电影在世界级的电影节上获奖、亚洲电影艺术家成为这些电影节的评委乃至评委会主席、亚洲电影进入欧洲的商业放映……这些都说明,中国电影、亚洲电影在国际上的地位正在得到应有的肯定。

    在今年的第九届“维苏尔亚洲电影节”上,共放映了140场来自亚洲各国的影片,观众达到1.4万人次。中国导演刘冰鉴摄制的故事片《哭泣的女人》获得今年评委会特别奖。


                                                          稿件来源:光明日报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