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领区 > 领区景点
王 者 之 城
( 作者:王松绍 )
2020-05-21


    到法国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汉斯。毕竟,对于一个外国人而言,不足20万人口的汉斯小城很容易被诸如巴黎、马赛、里昂和尼斯这样的国际都会或者旅游胜地所淹没。
       
    第一次听到汉斯这个名字是在到法国后不久,有人告诉我那里的香槟酒举世闻名,汉斯也因此被誉为“香槟之都”。从这之后才稍微注意着去有意识地了解一些关于汉斯的信息。粗粗翻看城市简介,不仅大为惭愧自己的孤陋寡闻。真可谓“小城故事多”。汉斯城市虽小,但却承载着法国和欧洲丰富的历史。1907年,世界上第一座人工体育场在这里建成。1908年,人类历史上第一架飞机从这里飞向天空。1945年,德军在这里正式向盟军司令艾森豪威尔递交了投降书。1962年,德国总理阿登纳和法国总统戴高乐在汉斯大教堂共同揭开了法德和解的序幕,翻开欧洲历史新的一页。汉斯还是法国建筑装饰艺术的博物馆。经过一战浩劫,20世纪二、三十年代汉斯城大规模重建时期,每15名法国建筑师中就有一名在这里的建筑工地上大展身手。
       
    但汉斯在法国人心目中占据最重的分量,还是因为这是一座“王者之城”。从法兰克国王克洛维在这里开创登基加冕仪式的先例开始,自公元816年一直到1825年,1000年间,先后有32位法国国王在这里加冕登基。
       
    克洛维本是一名异教图,信奉多神,但人生中的一场困境彻底改变了他的信仰。公元496年,克洛维在一次战役中面临着惨败的结局。绝望之中,他对天发誓,如果最终能够赢得这场战争,他将到汉斯的圣母大教堂正式加冕,昄依天主教。克洛维如愿以偿。他也如约前往汉斯,在圣雷米主教的主持下举行了加冕仪式。据传说,加冕典礼开始后,一只雪白的鸽子从天而降,送来了象征神权的金色圣油瓶。油瓶盛满神奇之油,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象征着无尽的权力。克洛维此行正式开启了汉斯的“圣城”之路。

    从此以后,历史反复演绎着相同的故事。除了拿破仑,几乎无一例外,即将登基的国王们总是在一大早就携带着随从和宫廷全体官员从政治首都巴黎浩浩荡荡来到汉斯,聚集在圣母教堂里面。仪式开始,勃垦弟大公首先将马刺和宝剑交给受礼者。然后,由汉斯大主教主持,国王郑重宣誓。接着,教堂司仪齐声高唱祈祷诗文,大主教从圣油瓶中取出神油,轻轻地点在国王身体的7个不同部位:头、胸、背、两肩以及两臂的关节处。随后,大主教为国王披上祭服和披风,将象征神圣权力的戒指、权杖等交到国王手中,并恭敬地为国王戴上皇冠。此时,教堂钟声齐鸣,在全体人员“万岁!”的山呼声中,国王正式登上王座,从此君临天下。君权神授的思想是那么根深蒂固,即使在百年战争的险恶环境之中,圣女贞德在刚刚迫使英国人解除了对奥尔良的围困之后,就竭力说服王储前往汉斯接受加冕,正式成为合法的查理二世国王。
 
    如果你没有专门查阅过历史,只是作为一个过客走在汉斯街头,无论如何也是很难把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城与至高无上的王权联系起来的。加洛林王朝在公元816年正式沿用克洛维加冕旧例,将国王加冕登基作为一项制度确定下来的时候,最主要的考虑当然是通过神权来确认王权的合法地位。但圣母大教堂出售的一本小册子里的一段话却很让我深思:皇权是属于上帝的,转给国王让其统治,是为了更好地为民众服务。不知道这是后代的演绎还是来自历史的本源。但至少它可以提供给王者和民众两种不同意义的铨释。王权因此而得到短暂的巩固。但民主和启蒙的思想也就在漫漫的历史航程中不断地孕育和生长起来。



(转自《欧洲时报》周末特刊   2003年4月12日-13日版  “旅欧札记”)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