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经历的西藏变化


      杜泰 简介:杜泰,男,藏族,1937年11月出生。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人。1964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语文系藏文研究班。1964年至1993年初在西藏人民广播电台、西藏广播事业局、西藏广播电视厅工作,先后任新闻翻译、编审、藏文编辑部副主任、西藏广播事业局副局长、西藏广播电视厅党委书记、厅长等职。1987年评为高级编辑。1993年至1998年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并担任西藏自治区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

  西藏民主改革近40年来,特别是中央实行改革开放政策20年来,这里的经济确实发展了,城乡面貌确实改变了,雪域人民的日子正在变得富裕起来。我是一个藏族人,又在拉萨生活和工作了几十年。这些变化都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亲身经过的,我想把它告诉关心西藏、愿意了解西藏的朋友们!

  从拉萨的变化讲起

  拉萨是一座非常古老的城市,也是西藏政治、宗教和文化的中心。它始建于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时期,至今已有1360多年的历史。那里有西藏历史和文明的象征布达拉宫、大昭寺,还有许多著名的寺庙和古建筑。但是,我想坦率的说,当1951年我来到拉萨的时候,这座城市的贫困和破败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那时候拉萨除了大昭寺周围的八廓街,几乎没有一条像样的街道,也没有任何公共服务设施,没有路灯,没有供水和排水设备。街头经常看到冻饿而死的人的尸体,还有乞丐、囚犯和成群的狗。大昭寺西面是叫“鲁布邦仓”的乞丐村,小昭寺周围也是乞丐聚合地。当时乞丐竟有三四千之多,占城市人口的十分之一强。

  最近40年来,国家拨出巨资,帮助拉萨进行城市建设,使这座古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凡是到过拉萨参观、访问、旅游、公务的中外人士,无不对这里的变化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这些长年生活在拉萨的人,也感到它确实一天比一天美丽和舒适。40年前,拉萨地区面积不到3平方公里,现在到了40多平方公里,是过去的13.3倍;当时城市人口只有3.7万人,现在增加到13.8 万,等于过去的3.73倍。通过这些数字,可以看出拉萨发展是多么快。我想从下面几个方面说说拉萨的变化。布达拉宫、大昭寺、小昭寺等古建筑、古寺庙的相继维修和开放,拉萨圣城很好地保持了传统风貌,前来朝拜的信徒香客以及参观者络绎不绝;新修和扩建了14条平坦宽阔的柏油路,总长度达70多公里,两边安装了路灯,上万辆汽车和数万辆自行车川流不息;新盖了数百幢既具民族特色又明亮舒适的现代化建筑,其中包括文化体育场馆、旅游设施、商贸大厦等等,使拉萨面貌焕然一新,并为市民和游客提供良好的服务。

  修建了两座自来水厂,安装水管70多公里,日供水4万余吨,拉萨人从此喝上洁净的自来水;铺设了48公里的排水管道,拉萨人不用因下雨时满街泥水而发愁了;

  老城区的危房得到了改造,还在城市周边新建了15个居民区,人均住房面积达到13平方米,在全国省会城市中名列前茅。

  城市周围植树670公顷,人均绿化地达到48平方米,全市绿化面积达到17%,拉萨的风沙比过去小多了。环卫工作有很大改进,环卫人员达三四百人,日清扫路面达到89.5万平方米。在环境污染威胁着我们地球的今天,经过多次严格的监测,拉萨的大气和水质几乎没有受到污染。这里以其湛蓝的天空、美丽的白云、清澈的河水和新鲜的空气给八方来客留下美好的印象。

  “吃饱穿暖”梦想成真

  我虽然住在拉萨,但每年都有很多时间到农村去采访、考察或进行其他工作。我觉得西藏农村面貌 和农民生活的变化也很显著。1959年前,这里实行的还是封建农奴制度,整个西藏的土地、森林、水源全部归官府、寺庙、贵族三大领主所有,占西藏人口90%以上的农奴和奴隶也是属于领主的,他们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当时生产工具非常落后,风、霜、旱、雹、虫灾不断,粮食产量很低,农奴和奴隶衣不蔽体、食不裹腹,这样的情形当时我们看得太多了。那时候,西藏农村耕地还是“二牛抬杠”,这种方法公元1世纪雅隆部落第九代首领岱功杰时就有了,两千年间变化不大,木犁耕地、牦牛踩场是当时的主要生产方式,喜马拉雅山区一些地方还在刀耕火种。现在西藏农村比40年前大变样了。拿粮食产量一项来讲,1952年总产量约为1.55亿公斤,1997年总产量达到了7.92亿公斤,等于那时的5.1倍。据统计, 西藏农民1997年人均纯收入1085元人民币,人均粮食375公斤,80%的农房盖了新房,农民拥有的汽车、拖拉机两万多辆。西藏农民祖祖辈辈梦想吃饱穿暖,现在应当说基本实现了。

  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西藏农村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呢?我认为至少有下面几个原因:首先,50年代末60年代初,西藏实行了民主改革,农奴和奴隶分得了土地、房屋和牛羊,他们成了土地的主人,也成了自身的主人,劳动生产积极性大大提高了。80年代初又规定土地归户使用,自主经营;牲畜归户,私有私养,各地兴修了很多农田水利工程,使旱地变成了水浇地,实现旱涝保收。我们西藏还建了一批电站,为农业生产提供电力,农民能够用电力浇水、打场,加工农副产品。1990年实施的一江两河开发工程,国家投资人民币10亿元,兴修水库、电站、植树造林、开垦荒地、改造低产田。使雅鲁藏布江中游和年楚河、拉萨河两岸18个县成为粮油、肉和副食品生产基地,直接受益的农民达80万人,占西藏总人口的36.37%。江孜县用了10年时间,修了8座中小型水库,55条大中型渠道,粮食产量连年上升,连续4年产量超过5000万公斤;第三, 国家对西藏农牧区实行特殊优惠政策,免征一切农牧业税,从各方面减轻农牧民负担;第四,银行提供无息或低息贷款,支持农牧民购买农用汽车、拖拉机和其他农牧机械以及化肥农药;第五,科学种田,科学放牧推广良种良畜,都是农牧区生产发展的重要原因。

  最近我到拉萨西郊堆龙德庆县东嘎乡作了一点调查,这里农民的生活比较富裕,全乡330户,家家都有存款,户户都盖了新房,别墅式的,很讲究。人均口粮超过千斤,不少人家有两三年的存粮。20%的农家买了汽车或拖拉机;75%的农家有彩电。一位名叫平措次仁的农民,他非常努力,一边种地,一边搞事业,前年又投资39万元人民币,开了一家哈达厂。他说他这些年赚了不少钱,都用来培养儿女上学了。他有4个儿女和一个养女, 大儿女已经从西藏民院毕业了,二女儿在成都华西医科大学读研究生;大儿子在重庆读电子计算机系,养女也从西藏农牧学院毕业了。这就是当代西藏的农民,他们很有魄力也很有眼光。其实,像东嘎这样的乡村,像平措次仁这样的农民,在我们西藏还是不少的。近几年,我到过工布江达、乃东、江孜等地,还到了西藏最西部的阿里,亲眼看到各地农村富裕繁荣的景象。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农村都富裕。现在西藏还有部分贫困人口,国家和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近几年正致力于脱贫工作,力争使这部分农牧民早日走上富裕之路。

  国家援助我们西藏的建设

  40多年来,国家一直援助西藏进行建设。最近十几年间,随着我国国力增强,援建工作的速度加快了,数量增多了。从1984年开始,国家实施了43项援藏工程,大大改变了拉萨和西藏其他城镇的面貌;1990年,开始了一江两河的开发;1994年开始,又进行了62项援藏工程,其中农田水利项目13个,能源开发项目15个,交通通讯项目7个,工业项目6个,社会福利事业和城市建设工程21个,总投资30多亿人民币。这些工程现在已经全部完工,正在为西藏国民经济发展和各族人民的生产、生活提供服务,受到西藏老百姓的欢迎,称它们是“功德无量的幸福工程”。

  过去我们西藏没有一条公路,现在以拉萨为中心的公路网四通八达,长达2万公里,青藏、中尼、 拉泽公路已经铺起了柏油路面,每天有两万多辆汽车在公路上来来去去;过去西藏被认为是“空中禁区”,现在修了拉萨贡噶机场、昌都邦达机场,从这里可以飞往全国各大城市,还开辟了拉萨至加德满都的国际航空线。过去西藏基本上没有电力,现在有大、中、小型电站500多座,年发电量5.78亿千瓦小时。最近藏北查龙、聂荣等电站开始发电,给草原牧民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他们开始用电灯代替煤油灯照明,还能看电视,用电提炼酥油等。过去西藏基本上没有现代邮电服务、电话、电传更是个空白,现在有邮路41条,长达1.5万公里, 县县通电报,实现了电话自动化,长途电话进入了国际国内自动电话网,电话交换量达9万余门, 从拉萨可以直接和世界上180个国家和地区通话。

  随着交通、能源、邮电的改善,推动了商业、外贸、旅游事业的发展,也推动了地方工业的繁荣和民族手工业的振兴。现在,西藏的皮革、毛料、啤酒、保健药品、地毯、民族服饰,名贵药材饮誉国内外市场,有着很好的前景。

  我们藏族有着勤劳勇敢、战胜困难的光荣传统,有了祖国人民的关心和支援,我们一定能在世界屋脊上建设更美好、幸福的生活。

  最突出的还是人的变化

  要说西藏的变化,最突出的还是人的变化。过去的农奴和奴隶如今成了土地的主人、社会的主人;过去普通藏人的儿女,很难有上学的机会,90%的人是文盲或半文盲,现在国家帮助西藏创办教育事业,我们自治区已经形成了从幼儿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完整体系,各类学校916座,在校学生34.8万人,适龄儿童入学率达78%,在成人中广泛开展扫盲教育,识字率达到55%左右。过去西藏缺医少药,儿童死亡率很高,人们寿命普遍较短,时常有流行病发生,威胁着成千上万的生命。听老人们讲,1925年闹天花,拉萨一天就死了好几千人。现在这里有了较好的看病乃至住院治疗的条件。西藏建成了遍布城乡的医疗卫生网,对农牧民接种各种疫苗率达91%,卫生防疫站,妇幼保健站普遍建立起来,我们西藏人的健康水平逐渐提高。人平均奉命由过去的36岁提高到现在的65岁。

  现在有些人总是爱谈西藏人的人权,我认为,能过上有吃有穿有住处的生活,孩子有上学的权利,生病有治疗的条件,这些就是很重要的人权。当然还有政治权利,我认为我们西藏人已经比较充分地享有了这种权利。西藏有人口242万,其中藏人234万,占96.7%。西藏是以藏族为主的民族自治地方,人民通过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1996年县、乡人大换届选举,120余万选民以无计名投票的方式直接选出乡、镇人大代表31561名,其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占99.8%;他们在西藏乡镇长中占97.8%;县长中占98.1%;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副主任中占71.4%;自治区主席、副主席中占77.8%。自治区主席、副主席 81.81%有大中专学历,说明他们的文化水平比较高。他们来自西藏各个阶层,有不同的社会经历,例如自治区主席列确,是后藏江孜县一个农奴的儿子;人大主任热地,原先是藏北草原上的一个小牧奴;自治区政协主席帕巴拉·格列朗杰,是藏传佛教一位大活佛;自治区副主席吉普·平措次登,本身是江孜的一位贵族;另一位副主席拉巴平措,是他庄园里的一个家奴。现在他们都被任命为自治区的副主席。这不是什么巧合,而是说明自治区的高级官员来自西藏各个阶层,有着广泛的代表性。

  以上讲的是我个人的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一些西藏情况,远远不是全面的和深入的。国外对西藏感兴趣的朋友很多,真正去过的还是少数,中国有句谚语“百闻不如一见”,我们欢迎各位到西藏来,亲眼看看我们家乡的发展和变化。

                                                     杜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斯特拉斯堡总领事馆 版权所有  http://www.consulatchine-strasbourg.org